养生

执笔录 百三十八章

发布时间:2019-10-17 18:35:54 编辑:笔名

执笔录 百三十八章

整个识海一片混乱,破碎不堪,但是里面所形成的混元力却是被激发出来,充斥在洛尘身体中,引而不发。

“砰~~”

识海中上方的珠子终化为了虚无,洛尘的整个识海被打回了原形,就像刚开始没有修炼出混元力开辟出识海的原形,但是不一样的是,这里已经没有办法再去修炼出识海了。

“呃~~”

庞大的混元力在洛尘身体每一个地方流窜,毛孔密闭不让其从里面冲出来。

“成了。”洛尘大呼一口气,现在已经已经将识海给破碎开来,里面的混元力的已经全部被激发,现在洛尘就是一个有混元力构成内部的存在。

一丝不安感出现在冬家xiǎo少的心底里,“这怎么可能,怎么会有这种感觉。”

随即摇了摇头,“算了,省得夜长梦多,直接将他给杀了,以绝后患。”

三眼狮子迈动着坚韧的步伐来到洛尘的身边,“去死吧。”

凶目一睁,右蹄猛的抬了起来,如同要把虚空给踩碎,向着洛尘生生跺了下去。

一丝畅快的笑意浮现在冬家xiǎo少的脸上,现在什么都解决了。

“轰~~”

“怎么可能?”冬家xiǎo少的面部僵住了,眼睛睁的如同鸽子蛋那么大,似乎见鬼了。

只见废墟中一只手撑住了自己下落的右蹄,直接将它dǐng住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办法踩下去,似乎下面这只手臂如同神兵利器。

“幸好赶上了。”洛尘放下心来,不然刚刚就会被他直接一脚踩的消散了。

“下面到我了。”洛尘如同真凶附身,手臂如同能够擒下真龙。

“给我滚。”

手臂万斤巨力,生生的将对方的右蹄推翻出去,三眼狮子踉跄了几步直接翻滚在地,狼狈不堪。

洛尘缓缓的站起身子,清晰可见的声音走向了倒地的三眼狮子。

“这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~~你怎么还能呃~~~~”

话还没有説完,直接就被洛尘捏住了脖子,声音戛然而止。

“这还是多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的帮助,我也无法做到这一步,这样你也可以死去瞑目了吧。”

随后洛尘眼睛一凝,混元力形成的巨大拳头朝着对方的腹部猛烈一击,直接将他的身体洞穿,因为力道的强劲,所过之处对方的极元力全部消散。

洛尘站起了身子,也是不好受,因为识海已碎,如果没有奇迹,恐怕也是活不了了,强忍着无尽的痛楚,坚持到了现在。

“咕~~噗啊~~~”

冬家xiǎo少的肉身内部受了重创,压制不了体内的伤势瞬间吐出一大口鲜血,面露病色,就算能够活下来也是需要调养很长的时间,才能恢复如初,説不定还会留下顽疾。

“哈哈~~~~”

“真不愧是需要我燃烧血液的家伙,果然够厉害,你现在足以在这一辈中傲视其他人了。”冬家xiǎo少以为内受了打击,已经有些声嘶力竭,笑声更加的扭曲了。

“不过你,咕~~~,力道还是差了一diǎn。”三眼狮子已经倒地不起,却是没有消散,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将被洛尘洞穿的部位修复起来,一diǎndiǎn的就愈合了。

洛尘也是哈哈大笑起来,“这样才更加的有趣不是么?”

洛尘已经明白这一场战斗不是像往常一般输了就会退去,两人都是非常犟,没有一方死亡是谁都不会退去的,所以这是一场没有硝烟,但是必须有死亡的一场战斗。

“准备好,迎接死亡了么?”

冬家xiǎo少所推演出来的三眼狮子重新焕发出光彩,他已经做好了一搏。

“你也准备好了么?”洛尘微微一笑,还以颜色,现在的他需要享受这场对决。

两人相视一笑,下一秒全都如同炮弹般冲向对方,周围都能听见空气爆炸的声音。

“吼~~”

“喝~~”

两人在即将接近的时候,全都大声暴喝,利爪撕天,吹石断金,冬家xiǎo少朝着洛尘的身体抓去。

洛尘拳如巨石,前方无论有什么都是无法挡住他的气势,朝着对方的腹部猛烈砸去。

两人全都没有后退一步,接二连三的朝着对方全力出手,所有招数全都生生硬扛下,两人的速度都是已经超越了他们现在本来应该能够达到的,现在的状态可以叫做投入。

“啊~~”

“给我去死。”

混元力在两人的身上以非常迅捷的速度减少,如果到两个人都没有混元力的话,那么终两人都是无法获得痕纹,而且还有可能会被周围星辰给直接抹杀,凭借他们两个人的肉身加上xiǎo羽的实力也是无法和这里的大道所对抗,因为这是孕育执笔录的为原始的大道法则,只不过里面的玄奥他们是无法看透。

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两人的缠斗却是相持不下,在这里各种厮杀着,脱落的狮毛,掉落的碎肉,全都一diǎndiǎn的消散。

两人的肉身都是有些枯萎,冬家xiǎo少燃烧自己的血液,以家族秘法催动获得短暂的强盛,现在体内的鲜血也是所剩无几。

洛尘凭借着碎裂识海,将里面的混元力全都激发出来,立刻会获得庞大混元力,但是也无法支持很长的时间,因为识海是人将灵魂所在的栖身之地,被毁了灵魂便是无法存在,所以两人都是拼尽了全力。

两人僵持不下,但是也经不起消耗了,都是来到了末路。

终各处一方,大口喘息着,但是身上的狼狈却是一览无余。

三眼狮子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光彩,身上的毛发也是破碎不堪,身上也是因为遭受了洛尘猛烈的攻击而已经碎裂。

洛尘全身也是不完整,身上已经坑坑洼洼,而一条手臂也是直接被咬断,洛尘却是没有多余的混元力将他的手臂再生出来

“你现在坚持不了了吧?”冬家xiǎo少虚弱的在给洛尘施加心理压力,现在每给对手一次压力,都是让自己赢的几率更大些,或许这些就是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。

“杀了你,还是绰绰有余。”洛尘冷冷的看着他,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烦心。

“你也就是嘴硬了,现在你已经没有多少力气高速躲避了对吧?”

冬家xiǎo少似乎奸计得逞,好像布了一个非常大的局。

洛尘眼睛直直的盯着他,心中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
遵义癫痫研究中心
济南治疗宫颈炎方法
唐山男科
遵义有癫痫医院
济南治疗宫颈炎费用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